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聚焦不同年代与身份的父亲:单亲父爱埋心间,“爸”气十足爱更甜

婚姻 时间:2019-12-31 编辑:www.cx189.net 浏览:
【侨报网综合讯】每年6月的第三个星期日是父亲节,这个源起于西方的节日近年来在中国也越来越受重视。部分失能失智父亲身陷养老难,大陆媒体一篇《中国养老困局:我带父亲三换养老院》的报道近日引发关注;单亲爸爸带娃有着不一样的体验与困惑,买衣服成为

【侨报网综合讯】每年6月的第三个星期日是父亲节,这个源起于西方的节日近年来在中国也越来越受重视。部分失能失智父亲身陷养老难,大陆媒体一篇《中国养老困局:我带父亲三换养老院》的报道近日引发关注;单亲爸爸带娃有着不一样的体验与困惑,买衣服成为难题,全靠网购解决;越来越多的“90后”奶爸主动参与育儿,被指可能会成为最懂育儿的一代爸爸......不同年代、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父亲们对自己的角色有着不同的理解,亦各有自己的苦与乐,被生活的洪流裹挟着向前。

失智父亲的养老难:我带父亲三换养老院

对于父亲节,有一些老人根本无暇过节,因为身陷养老困境的他们连日常起居都成难题。在一年一度的父亲节之际,大陆媒体一篇《中国养老困局:我带父亲三换养老院》的报道让失能老智老人的养老问题再引关注。

成都《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吴玥明(化名)带着父亲换了三家养老院。

她的父亲曾是中国知名的水利专家,十年前被确诊患上阿尔茨海默症,逐渐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十年间,母亲病逝,远在美国的弟弟爱莫能助,吴玥明放弃退休返聘和自己常规的生活,全身心照顾父亲。这期间,吴玥明的儿子结婚生子,她带着父亲从老家长春来到北京,每天从早上六点睁眼就开始围着父亲、孙子转,一老一小生活起居样样都要亲力亲为。2017年9月,吴玥明决定送父亲去养老院,因为“再这样干下去,自己的命可能都要搭进去了”。

几经对比,她选中了北京一家高端养老机构。为了凑足押金、缴纳每月高达2.4万元(人民币,下同)的费用,她咬牙卖掉了长春的一套房子。

办好手续后,吴玥明发现,这家养老院将生活能够自理的老人与像父亲这样的失能失智老人分进不同区域,生活完全隔离,这在之前的参观体验中工作人员从未提及,她心里开始有点不舒服。她还发现,在费用相同的情况下,两类老人的一日三餐也截然不同。父亲的饭菜质量远不如生活能够自理的老人,这种区别对待让她很难过。

2019年大年初一是父亲生日,她曾提前几天跟养老院沟通,希望可以给父亲煮上一碗长寿面,这个要求最终也没有得到满足。上述问题吴玥明曾反复和养老院沟通,但经过层层汇报也没有得到令人可以接受的回复。大年初五,吴玥明决定带父亲离开。

后来经朋友介绍,她把父亲送入另一家养老机构,这次她特意问清楚是否会对失能失智老人有区别对待,得到否定答案后才放心。然而在这家养老院,父亲刚入住就发生的意外让吴玥明至今心有余悸。

由于失智,吴父每晚需要护理员叫醒上厕所。2018年3月7日凌晨,护理员在叫醒老人后并未等其如厕便离开,意外发生在吴父独自上厕所过程中,他不小心摔倒在地。在吴玥明接到电话赶到养老院时,护理员围了一圈,父亲仍单衣躺在地上。“他们说不敢扶,怕操作不当再骨折。”

经过了这次折腾,吴父不仅精神状态跌至谷底,也几乎丧失了运动能力,不得不坐上了轮椅。“不止是这次意外,这家养老院的护理确实跟不上,好几次我去看望爸爸,他身上、床上都是湿的。”无奈之下,吴玥明再次带父亲离开养老院。

走投无路的吴玥明决定最后一次换家养老院试试。她最终选中了一家位于北京西南六环的养老院。虽然硬件条件不如从前,“他们对像我父亲这样的老人和生活能够自理的老人都一视同仁,而且安排他们在一起活动,在一起吃饭。北京养老院很少能做到这一点。”入住一个多月后,经过一定的营养补充和精心护理,她的父亲竟然从轮椅上重新站起来,甚至能够做一些简单的活动,这样的进步大大出乎了吴玥明的意料。

6月9日,河北邢台市桥西区金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护人员在养老公寓为老人检查身体。(图片来源:新华社)

6月9日,河北邢台市桥西区金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护人员在养老公寓为老人检查身体。(图片来源:新华社)

其实,与吴玥明一道面临这样困境的并非少数。2016年全国“两会”上,民革中央提交的《关于建立我国失能失智老人长期照护保障制度的提案》指出,中国失能失智老年人口已超4000万,他们的养老问题直接影响的家庭约1亿户。 和与日俱增的服务需求相比,能够提供失能失智老人照护服务的养老机构发展则相对迟缓。2017年发布的《“十三五”健康老龄化规划》中,就曾明确指出中国“失智照护、安宁疗护等机构严重缺乏、从事老年健康服务人员数量不足”这一事实。

单亲爸爸的苦乐事:买衣服真难,两个男人从不逛店全靠网购

中国妇联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国离婚家庭中,有67%的家庭有孩子。而离婚时,6个男人中只有1个选择要孩子,这个比例是17%。成为一名单亲爸爸是怎样的体验,他们的亲子关系中又有哪些特别的经历与困惑?

上海澎湃新闻报道,1973年生的秦先生目前是位汽车结构设计师。上个世纪90年代,他去深圳工作,认识了前妻,后来生了一个儿子。

两人于2004年离婚,他儿子只有5岁。“当时我们是协议离婚,我三十出头了,也看到很多社会现象,我不放心把孩子给前妻。她也不争,可能她觉得我来带孩子比较放心。”

小学时,孩子由爷爷奶奶带,看到孩子一个人留守在家,秦先生很担心,于是2011年从深圳回到重庆。当时,孩子刚好小学毕业,秦先生把他从农村带到了市里上中学。

儿子高中毕业以后,秦先生给了他1000块钱去周边玩,这是他第一次出去玩。“我自己对旅游没有兴趣,也是为了省钱。虽然现在工资到手一万多,但重庆周边我都没去玩过。”

独自带孩子后,秦先生周末很少出去,平常上班也尽量早点回家。“我是这样想的,他在重庆也没有亲戚,如果把他一个人丢在屋里头,他会很孤独。就算两个人没话说,能看到我的身影晃来晃去,也不会觉得孤独。”

秦先生对儿子管得比较严,要求看电视不能看太久,作息要规律、晚上10时30分要睡觉等。儿子初中时还因为玩电脑被秦先生打过两回。“我能感觉到孩子有些怕我。有时我在想自己是不是太严格了,如果是妈妈带的话,可能对孩子生活细节和习惯上要求随意一点。”秦先生表示。

但秦先生又称,“他好像能体会到我的辛苦,但他在家话很少,我们前半个小时说两句,后来就没话了。我问他是不是对我有意见,他说没有,是‘慈母严父’。”

六种女人最喜欢玩暧昧

六种女人最喜欢玩暧昧

男人和女人的暧昧,是双向的,一个接受,一个情愿,有时候根本...[详细]

一夜情几率最高的7种男人

一夜情几率最高的7种男人

一夜情的主导者多为男性,什么样的男人容易发生一夜情呢?经过...[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