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日韩对垒:全球半导体角力缩影

欧美日韩 时间:2019-08-10 编辑:www.cx189.net 浏览:
缺席了总统文在寅与韩国30大企业负责人的会谈,三星“太子”、副会长李在镕紧急飞赴日本,逗留了整整六天,寻求破局之法。 让他如此“上火”的根源是日本对于韩国的半导体限制令。 7月1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宣布从7月4日起,将限制半导体材料、OLED材料等商

缺席了总统文在寅与韩国30大企业负责人的会谈,三星“太子”、副会长李在镕紧急飞赴日本,逗留了整整六天,寻求破局之法。

让他如此“上火”的根源是日本对于韩国的半导体限制令。

7月1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宣布从7月4日起,将限制半导体材料、OLED材料等商品对韩国的出口,理由是“经过相关部门的讨论,认为日韩之间的信赖关系明显受到了损害”。

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日韩之间的摩擦不仅没有平息的苗头,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

而此次李在镕的日本之行,目的便是求购限制令中的一种材料:氟化氢。由于它具有极强腐蚀性,无法长期保存,韩国企业一直都是小批量进口。如今,三星电子的氟化氢存库或许仅能维持几周。

半导体产业之关键,举足左右,便有轻重,足以影响大国之间博弈的平衡。

韩国在半导体领域的优势众所周知,三星、SK海力士等企业也皆是业内巨擘。然而此次出手,日本依靠在产业链上游的强大把控力,仍然让韩国半导体行业惊出了一身冷汗。

七寸

此次日韩之间的冲突,在外界看来,其导火索是二战劳工问题。

在前不久的G20峰会上,双方就日本在二战期间从朝鲜半岛强征劳工一事再次进行了谈判,但最终没有谈拢。面对坚持讨要赔偿的韩国政府,安倍政府最终决定用经济手段来解决政治问题,逼迫韩国做出让步。

于是,就有了此次日本刻意打压韩国面板及半导体产业的限制令。

这份限制令要求日本企业在向韩方出口关键原材料前,必须向日本政府申请批准,而这个审查过程长达90天。同时,日本政府还计划将韩国从“白色国家”清单中删除——该清单上的国家可免除漫长的出口许可申请。

面对如此局面,《读卖新闻》毫不讳言,“日本政府的方针是基本上不批准出口,这将成为事实上的禁运。”

日本的出口限制对韩国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回到这份已经开始实施的限制令,其中被重点列出的原材料包括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和氟化氢,分别是面板、芯片制造过程中必不可少的重要原材料。

氟聚酰亚胺是PI膜的一种,用于OLED显示、折叠显示屏、半导体封装等工艺;光刻胶则应用于集成电路、半导体分立器件、OLED面板制造;氟化氢在芯片制造过程中则是用作蚀刻气体。

原材料本身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比原材料本身更重要的是,日本在这几项原材料上几乎处于垄断的地位。

据了解,日本占全球氟聚酰亚胺和光刻胶产量的90%;同时,全球半导体企业70%的氟化氢都从日本进口。各韩国大厂均极度依赖日本供应商,限制令之下都难置身事外。

因此,日本的限制令若持续,将对韩国半导体产业产生巨大的影响。

面对突如其来的限制令,韩国方面也迅速做出应对。青瓦台紧急召集SK集团会长崔泰源、LG集团会长具光谟,以及现代汽车集团首席副会长郑义宣会面,考虑向企业们提供支援。

就在他们会面的当天,李在镕直接飞赴日本。

同时,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还决定对半导体材料、零部件、设备研发投入6万亿韩元的预算,以应对日本限制令。

然而,研发岂是一日之功?远水根本救不了近火。

即使韩国政府严正表态要求日本撤回限制令,并表示将向WTO“告状”,日本政府也丝毫不准备松口。

日本工业部长明确表示,日本限制措施并未违反WTO的规定,“根本不考虑”取消限制令。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也表示没有见李在镕的计划。

如此看来,日本或许是真的铁了心要打痛韩国半导体产业。

任何贸易战都是双输的博弈,此次日韩对垒自然也不例外。不过,日本的出手快准狠,可以说是直接拿住了韩国的“七寸”。

作为韩国的支柱型产业,半导体是韩国经济的命脉,占出口总额近20%。而关键材料的限制令将直接影响三星显示、三星半导体、LGD、SK海力士等产业巨头的正常生产。

据韩国贸易协会公布的1-5月半导体材料进口数据,三款原材料的对日进口金额为1660亿韩元。从韩国进口比重来看,光刻胶、氟化聚酰亚胺各占91.9%和93.7%,虽然对日本依赖程度高,但金额并不算太高,也就是说,日本遭受的损失也是有限的。

然而,对韩国来说,原材料对于产业链下游的制造生产起着决定性作用。比如,光刻胶短缺就是三星电子目前面临的最棘手问题,三星电子完全由日本进口该材料。

反过来,从日本出口比重来看,光刻胶在日本出口各地占比数据中,对美国(占21.8%)出口量最多,其次是台湾(17.9%)、中国(16.7%),之后才是韩国(11.6%)。在氟化聚酰亚胺上,韩国出口占比为22.5%,为第二大客户。而高纯度氟化氢出口韩国占比为85.9%,是三大材料中占比最高的,但金额规模只有数百亿韩元。

因此,日本的损失在于原材料卖得更少了。更严重的情况也不过是,如果限制令持续,三星和LGD两家面板制造巨头一旦断货,日本企业索尼、松下使用OLED面板的终端产品也将受到影响,不过日企可选择京东方等其他供应商来替代,并不影响日本核心经济。

然而,韩国产业面临的却是无米下锅、没法进行后续生产的问题。

据韩媒《Money Today》估计,日本完全中断出口导致韩国生产困难时,韩国半导体业界遭受的损失近乎于日本的270倍。

虽是双输,但总会有一方输得更惨。

底气

对韩国的限制令,虽是博弈手段,但实实在在地展现了日本在半导体材料领域的话语权和底气。

半导体是一个覆盖全球供应链的成熟产业,目前没有任何一个经济体能够独立于世界体系之外完成半导体产业链的搭建。

在全球合作的背景下,半导体产业链的上中下游分工明确。上游的材料、设备、EDA软件,中游的设计、制造,以及下游的封测等环节均紧密相关、环环相扣。

其中,上游的材料和设备是技术密集程度相当高的产业,它们直接影响整个产业链的中下游——只有在合格、先进的材料和设备之上,IC设计、IC制造、封测才有推进的基础和前提。

而日本,正是半导体材料和设备领域的强国。